November 23, 2010

大雁遷徙

大雁遷徙,草木輪迴。

秋風起了,你載著時空的脈絡,啟程遠行。

你銜著一顆相思淚,掙脫一身的疲憊,一門心思往南飛,只為心裡深深地念著她的美,就算是風雨再來,只要想著她,心就不會累。

你舞動著翅膀,觸摸藍天白雲,把北方款款的問候,抒寫於南飛的翅羽。

我望見你,望見遍地的枯黃,我的心隨著你的翅膀飛翔,去尋覓歸根的情愫。

我把我的思念紡織成一條潔白的綢帶,在秋的景緻裡素潔獨自徘徊的影。

故鄉是一根紅線,無論風箏飛得多遠,也飛不出夢中的家園。幾多依戀,幾多渴念,根在哪裡,心就在哪裡。

我看見你從頭頂上空掠過,不放棄一生的陳柏楠追求,在遠方向我輕輕地招手。

你伸展著翅膀,掠過八千里路雲和月,時而俯衝,時而升騰,翻越崇山峻嶺,折疊起不為人知的傷痛與渴望。

freshwater pearl earrings|coffee bean grinder

看著你搏擊的翅膀,我的內心深處,鄉愁在積聚,我的心潮濕如海。你的翅膀,能否背負起我一生的奔波?

我站在燈火闌珊處,看晚霞撒滿西天,任憑餘輝緩緩落到我瘦削的肩頭。我揮一揮衣袖,大雁群轉眼間呈一字陣形,雁聲沉寂。落寞與寧靜,漂泊與憧憬,誰不奢望在暮色合攏時,飛向南方那盞溫暖的燈火?

看雲的時候,我就看見了你,我用心聆聽你捎來的來自家鄉的問候。

倚著深秋的窗,我的思念隨著雁聲一路飛騰。蘆葦飄白,暈染不開季節的裙裾,一種簌簌的寂寞,以仰望的姿勢,奔向視野之末。

雁過留聲。一夕秋風,吹開一段響脆的人生。

有一種尋覓,來自心靈;有一個夢想,來自星空。當心空與星空齊平,誰在淺唱低吟?大雁歸來,月撒西樓。

哦,月華中的那份孤單,能否保持一種飛翔的姿勢?蒼茫的夜色裡,能否種植下內心真實的渴望?一首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能否還原命運的色彩?一次次心靈的叩問,帶來幾多心態怡然。

花開花謝,葉生葉落,又一段歲月悠然翻過枝椏。思念的詞根拔節生長,雁聲亮起某年某月某日的燈盞,照亮我回家的路。

月華如水,清風又帶來南方的訊息,我躺在清脆的雁鳴中睡去。

那晚,我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大雁,銜著一朵秋天的寓言隨你南飛,而那些曾經響亮的青春,復活拔節,蜿蜒如雁陣掠過雲天。

Posted by: coolday at 08:20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6 words, total size 3 kb.

November 09, 2010

步行人生

畢竟還是來的早了些,前幾天的那場本該屬於隆冬季節的大雪,終究扛不住深沉暮秋的擠兌,僅僅兩天,就已逃遁的了無踪影。就像無恥的侵略者被理直氣壯的正義方趕出自己的家園般的灰溜溜;又像我們隨旅行團遊覽景點,只匆匆“到此一遊”,便立馬亟亟返回樣的慌張張,不留些許的印記。而,那雪,“天空不留下鳥的痕跡,但我已飛過”。如,驟然下降的氣溫,凜冽刺骨的北風,澄澈通透的天空織髮····

那種寒冷,還有那風,讓我把自己在家密封了一夜。今晨,就像餓了一個晚上而急於求食的孩子一樣,我恨不得馬上沖到戶外去呼吸大雪初霽後那透人心涼但也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氣,於是我步行上班護衛員

記得我在《步行人生》裡說過,我喜歡步行上班,喜歡“那種不緊不慢,四平八穩中透漏出的從容淡定,氣定神閒”的感覺。所以,今天,我出發早,想再到小區後門外的小水泥路上悠然自得的“靜心凝視一片落葉從樹枝上飄忽落下”,“駐足觀看早起的貓把那隻落葉當做蝴蝶去抓撲的可掬憨態···”。

當然,很遺憾,我是看不到梧桐樹葉如金黃蝴蝶斑悠然落下了,那“都是早雪惹的禍”。更加可惡的是,白雪已遠遁無形,卻把那被他無情肆意蹂躪過的梧桐葉,蜷曲,憔悴,慘淡地定格在枝乾之上,看似一隻隻黑綠色的上吊的噁心的蝙蝠,讓人不忍卒睹。我的心有一些不適。踩碎了幾片已凍得僵硬但卻依然凝綠的梧桐葉,聽著腳下踩碎樹葉的咔、咔聲響,我逃也似的快步走過如鋪了一層晶鹽般霜花的小路,來到大馬路上。

天空澄明清澈,馬路寬闊平整,我的感覺好多了。深吸幾口空氣,肺便如針扎般疼起來,眼淚便也隨即流下臉頰。但我卻感到少有的舒坦。又重複幾次,過足了癮,我也已經淚流滿面,卻笑容可掬。我想,不了解的人看到我的形象,一定會把我當作神經病的。

馬路兩旁是前幾年新栽的洋槐樹,細如娥眉的葉子幾近落光。也許是風的緣故,路上凝霜的樹葉四散,在已漏端倪的晨曦的映照之下,閃著亮光。像愛美的女子衣服上閃現的暗花,倒也顯得和諧環保袋

抬頭,前面十幾米遠處的一個環衛女工揮舞掃把的身影不經意間映入我的眼簾,隨即,“唰唰”的掃地聲也傳入耳鼓。這時,時間尚早,馬路上行人稀少,這位女工移動在凜冽北風中橘紅色的身影就格外的醒目。我不禁想,多少人還貪戀著熱被窩不願起床,多少人還在在家裡盡享溫暖不肯出門,多少人還在照顧家人,多少人還在慢用早點。但,這位環衛女工卻已站在清晨的寒風中,在風揚起的晨霧中,勞作。敬意,真誠的敬意在我的心裡蔓延開來。

我行至一個雨水排泄井蓋跟前,女工正把一堆瑣屑如眉的樹葉掃到這裡。那有著寬大縫隙井蓋周圍也零星的散落著一些樹葉。我原想,這位可敬的女工該小心清掃這裡,否則,樹葉下漏,會堵塞地下排污管道的。不料,那環衛女工卻一如既往,甚而至於更加專心的,左右前後揮動掃把,極盡耐心的刻意把那堆樹葉一個都不能少的從井蓋的縫隙裡撥拉進了下水道。我吃驚的看完這一幕,雖仍寒風凜冽,但我分明感到了那女工冷漠表情在我內心的刺痛,猶如那身橘紅的工裝對我的雙眼的刺痛。她走遠了,我對她的敬意也完全消失了五金回收

我又感到剛看見那似乎是痛苦的扭曲的梧桐樹葉時的遺憾與煩躁了。

Posted by: coolday at 03:09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4 kb.

<< Page 1 of 1 >>
19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73 seconds.
38 queries taking 0.0074 seconds, 10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