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0, 2012

迷惑了一地淒涼

寂靜的夜,如害怕這孜身的孤獨,像一隻躲在暗處的貓,瑟縮。滿地的殘葉,彷彿一隻只寞寂的靈魂在盡落低吟。

一直拼命向幸福祈盼,迷戀上了這種彼此被放逐的味道,如輕煙一般,朦朦朧朧,飄飄灑灑,然後散落滿天的滄桑。即便已是風蕭瑟瑟的季節,卻映襯不了抹抹凝重的雲彩,更沒有萬家燈火霓嵐。也許這樣的夜,注定難以預料的傷痛合身婚紗

這座傷心的城,被寫上了你我的記號。依舊忘不掉,過往的心事,從此,無人探訪,唯一聲嘆息裹住了漸漸凋零的靈魂。耳畔低響著曾經專屬於你我的奕音,如此輕柔,吟唱著芳華一世的隱隱幽情。沒有人會知道,花蕊含煙的情愫正隨著那緩慢悠逸的旋律,消失在茫茫的人潮。

也許沉溺於鬱寂的過往太久,人就會變得更脆弱、更傷感。孤獨的追尋者,縱使在前進的道路上,曾赴過一場場紛紛揚揚的盛宴,沐浴過一段段斑駁交錯的溫情,卻逃不掉這個充斥繁華虛幻的塵世。它猶如深邃的幽谷,毒藥般一點一滴吸引我墜落,徬徨於萬丈深淵脫髮

一個人的夜晚,安靜的看著,想著。看那些天空的星星,想那些曾經的回憶,很淡,很真,卻已經是逝去的東西。生命中,總是有一些人走來,就有一些人離去;歲月,總是握不住,拾不起。淚水徘徊眼眶,折疊倒影的,全是你的記憶。如今,那殘花的枝頭上,結滿的是誰的淚光?

看落花低眉頷首,深埋在心底的落寞,蕩漾在夜空裡被輕輕沾染,宛如一葉浸潤在小塘的輕舟,悠悠飄出一段繾綣的歌詠,重疊一束紫色的弦音、最後撥弄出一闋藏辭。寧願舞盡最後的淒美芳華,握過徹骨的悲傷蒼涼,漸漸沉默如畫,一抹淡然香港印刷公司

Posted by: coolday at 08:30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7 words, total size 2 kb.

July 25, 2012

擷一縷七月的驕陽

七月的天空,驕陽似火,白煞煞的陽光從窗櫺的罅隙間斜灑了進來,伸出手去,擷一縷光芒,握在手心。霎時,狂風四起,"呼呼”的風聲從遙遠的地方徐徐吹來,還沒等我有所反應,手心的光芒便被狂風席捲而去。原來,老天爺也知道,那光芒是我對老師的虔誠祈禱。

7月21日的一場特大暴雨,襲擊著北京那座讓我心馳神往的城市。週末從媽媽家回來,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視,就開始關注著這場暴雨的新聞直播。因為這座城市,有我牽掛著的文字老師。不知他那裡雨下得怎麼樣?他工作的周邊有沒有受到任何雨水的傷殘?

看完直播,已經是深夜的十二點四十,好想發條短消息問候老師。但想到這麼晚不便打擾老師休息,帶著憂慮輾轉睡了一夜。一大早匆匆起床,趕往去公司的路途,掏出手機,為老師捎去了一條短消息:老師,昨日看了新聞,知道北京下了一場暴雨,你那還好嗎?

沒過一會兒,手機來了信息提示音,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信息窗,沒想到,讀完這條消息卻讓我目瞪口呆。老師說:北京暴雨60年未見,雷擊2人,水淹死10來個。不過,我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聽家屬告訴我的。

"醫院”、"病床”……觸摸到這兩個讓我膽戰心驚的詞,讓我好生迷惑,心跳也開始了加速。難道老師生病了?而且還病得如此嚴重?有了這樣的意想,心更加緊緊揪到了一塊兒。慌亂的敲擊著手機鍵盤,發送著信息細心詢問老師到底怎麼了?

接著,老師告訴我說:膽結石手術,在醫院整整躺了18天,現在已經萬事大吉,你千萬別惦記呀,今天剛好出院,出院以後準備去威海療養幾天。一字一句讀完信息,似有一塊千斤巨石緊緊壓在胸口,隱隱作痛,我想這種擔心與心疼不亞於對自己的親人。

一直以來,知道老師的工作非常忙碌,一般情況從不冒昧打擾他。沒想到,許久沒聯繫,老師竟然告訴我說生病了,而且這一病這麼多天,這麼嚴重,而我卻一無所知。

那一刻,好想拔通電話,聽老師親口告訴我說他的身體好些了。然而,因為前兩天感冒,扁桃體發炎,嗓子嘶啞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害怕發出去的聲音嚇壞了老師,所以只能繼續發著信息,叮囑老師好好調養身體。

細心的老師一一回复我說,兵蘭,你就不用擔心我,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寫你的文字,等我病好了,去網站讀你的文章,看看這麼久沒來你的文字有多少進長。

我親愛的老師,你該讓我如何是好?自己的身體如此不好,還在叮囑我寫好文字。可此時,我的腦子卻是一片荒蕪,一片空白,文字對我已經不再重要,只希望老師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轉過身去,抬頭便看到了文件櫃裡老師送我的鋼筆,金光閃閃的幾個大字,想起老師用這支筆為我寫下的祝福語,眼淚就那樣順流而下。遙遠的距離,此時的我,知道該為老師做點什麼了。

Posted by: coolday at 06:53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2 words, total size 3 kb.

July 16, 2012

因為孤獨無處不在

其實我也曾害怕孤獨,特別不能忍受一個人待著。當今天我一個人捧著一本書慢慢地走在寧靜的校園時,我感覺到無比的愜意。實習的學校在一個鄉下,今天是周末了,學生走了,老師也都回家去了,不算大的校園只留下了不到十個人,小小的校園幾乎沒有了什麼動靜??。安安靜靜的,走來走去,沒有人會注意到你在幹什麼,那是一種自由,一種無拘無束暗瘡

一個人待的時候,可以先走出一個封閉的空間,走進一個開闊的場地,在天與地之間,即使小小的你,也不會感到孤獨。有花草樹木的相伴,可以隨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它們不會對你指指點點。世間的喧囂遠離了你的內心,這時正是享受的時候。何必時時刻刻掛念外面的一切呢?要抽出時間讓我們做回自己,才會有更好的心態面對明天!

捧著一本書,踱步在校園的籃球場邊上,來來回回地走,旁邊有一兩個小孩子在拍打著籃球,像在給我看書打著節奏。一本《恰同學少年》吸引著我,吸引著我的不是書中的情節,而是書中引用的詩歌詞賦。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仗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蘇東坡很會享受雨中的寧靜,更有一種豁達的態度來對待纏綿的雨。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不一樣的人對待同一種事物,完全取決於每個人內心的態度。生活快樂不快樂,應該把自己的心態放好。

人去改變周圍的環境是太艱難的,人去適應周圍的環境就會變得容易許多。人只能活一次,卻會死很久,所以要學會去享受。學會去享受,那些不被看好的東西,也會變得美好。

Posted by: coolday at 09:09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7 words, total size 2 kb.

July 09, 2012

過著虛幻的日子

最近的日子感覺過得有點不太真實,虛虛幻幻的。辦公桌上水養著的綠蘿長出了一根新的鬚子,白白的很是討人喜歡,在水中還新長出了一枚葉子,向人證明了自己強大的生命力,像我。呵呵,還記得年初老公走的時候擔心的眼神:"寶貝,家就交給你了。”那一瞬間才感覺自己真的長大了,這幾年來,對老公的依賴已經有點迷失了自己,在這個對於我來說很陌生的城市,沒有朋友,沒有親人,除了家沒有自己的生活。剛開始的無措,無助都已經成為過去,漸漸地學會了舍,是的就是捨。

累了就和閨女只把床收拾好,美美的睡覺,直接無視屋裡的雜亂;不想做飯嘴又讒了就和閨女到外面,美美的吃一頓,直接無視超出的開支;週末沒事做就帶著閨女出去玩,閨女開心了我就開心了;晚上睡不著,覺得寂寞了,來杯紅酒,和老公視頻,往死了勾引他,呵呵,如果他忙,找個看得過去的,有點品味的帥哥聊會天,扮一個小資女,有意無意撩撩頭髮,舔舔嘴唇,來口紅酒,有興致的時候還來顆煙,知道自己不漂亮,但相信網絡對面寂寞中的男人看了也別有風情,哈哈,這是老公在家時沒有的享受。

"寶貝我們一起堅持,咱省輛車出來!”老公的話總是響在耳邊,想起當初我們一起來到這座陌生的城市,一起堅持著走到現在,有了人人羨慕的房子,有了令人自豪的閨女,一步一步平平淡淡卻處處充滿溫馨。猶記得剛買房子的時候,我倆躺在新床上的那一份激動,老公緊緊抱著我說:"寶貝,我們有家了!”猶記得生閨女時老公眼中的擔憂:"寶貝,疼你就咬我吧!”閨女出生後,我倆的忙碌,相互的鼓勵相互的憐憫和心疼,點點滴滴在腦海中閃現,那是一種令人陶醉的感覺,讓我的心安定,沉浸在幸福中。老公不在的日子裡我就像水中的綠蘿一樣,自給自足,卻不失嬌豔和嫵媚,呵呵!要讓老公成為最幸福的男人,成為合格的妻子,合格的媽媽,還要做老公的小情人,讓他把大把大把的錢心甘情願地花在我身上。

Posted by: coolday at 08:19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4 words, total size 2 kb.

<< Page 1 of 1 >>
23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96 seconds.
38 queries taking 0.008 seconds, 113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