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 2011

一個人的影子

再回這裡,都快是一年的光景了。

這一年經歷了辭職,戀愛,失戀,創業,再就業,再戀愛等等的事件。

回頭看看,那幾乎是一年前留下的悲傷的句子,終於還是有些心酸。曾經以為自己就會那麼一蹶不振,一直消沉下去,臉上所表露的卻是第二天就恢復的驕傲,終究也不過是想讓自己輸得不要太難看脊椎側彎

再見到他時,心裡也再也激不起那千層浪了,或許當初輸得也不過只是不甘心而已,那天送我回去之後,發短信給我,說是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我,看了之後啞然失笑,也許真如朋友說的,做不成情人,最好也不要做朋友,自己心裡添堵。過去了終歸是過去了,我們也都該有彼此新的生活國際|金價|走勢

不管結局是喜是悲,我無愧于心。而時間也真的能吞噬一切的感情,再要死要活的行為,到了最後都讓自己開始偷笑當時的幼稚,長大了吧!

遇見現在的他,表現得淡定了很多,一個被傷過的人最懂的也許就只是保護好自己。我們彼此的小心翼翼,卻也讓自己憂心忡忡,畢竟愛情這樣的事是多少沒了安全感啊,無論一句多麼言不由衷的話卻也能百轉千迴,我們是計較了,卻奈何這樣的計較才能讓生活深刻些,以後的回憶才豐滿些燙畫

說到底,燈火闌珊處的不過是一個自己心中所想的影子,一個給自己懦弱的藉口,而生活卻殘忍得撒一地現實,自己不堅強,懦弱給誰看?

Posted by: coolday at 08:31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8 words, total size 2 kb.

December 17, 2011

沒有妻子的日子

年終了,單位的事情真的是一股腦兒的來。儘管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到實際中以運作,我還是有些受不了。前幾天妻子突然對我說,她不想去韓國旅遊了,我當時一聽吃了一驚。一直都在準備,護照也辦下來了。再說了,這次去是朋友給的特別優惠,免費前往。要知道,在當今市場經濟的社會裡,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已經是鳳毛麟角了。
忽然妻子不想去韓國,這可是我沒有想到的。要知道,出國對於她來說,過去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現在終於有了機會,怎麼會有這樣的念頭呢。我問妻子為什麼又不想去了?妻子說,她走了怕我生活不能自理。我當時一听就哈哈大笑起來。我的天呀,兩口子在一起生活了幾十年,我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生活不能自理。
這怎麼可能呢。我也算是走過幾十年人生路的人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什麼風雨沒經歷過?突然見妻子提出這麼一個問題,一下子還真的讓我有些覺得不知所措。不過說心裡話,我不服氣。這麼些年了,早晨出門上班,晚上歸來吃飯。我還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會沒有生活能力。
妻子去韓國來去也就八九天時間。我不明白她怎麼突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說我真的沒有自我生活的能力了。細細想想,還不至於吧。於是我對妻子說,放心好了,大風大浪走過來的人,也不是七老八十的,不就八九天時間,我還有什麼走不過來呢。我安慰妻子放心去吧,不就這麼點事情。
不過妻子還是放心不下。離走還有好幾天就開始培訓我。一會兒給我說內衣放在那個櫃子裡,一會兒又說洗好的毛衣在那裡。甚至於連我的剃須刀都要告訴我放置的位置。特別是我的那些藥片,更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訴。甚至於還用紙寫下來貼在床頭邊上。告訴我,每天早晨起來先看看,不能忘記吃藥。
開始我還覺得妻子好笑,可是她總是喋喋不休,我都覺得妻子有些過分的小心了。再說我也不是三歲小孩子,怎麼會什麼都記不住呢。儘管我不讓妻子說,可她還是不停的說,最後乾脆就給我的司機說。讓司機提醒我吃藥吃飯。
時間一天天過去,終於到了她要走的那一天。當時我心裡還暗暗自喜,總算沒有人在我耳根子邊上嚷嚷了。走的那天早晨妻子起來很早,也不知道她都在折騰些什麼。開始我還睡的朦朦朧朧,可是後來被她吵醒了。不過因為中午十點鐘要送她去市裡集中,所以早晨我不打算去單位了。
就在我躺在床上抽煙的時候,妻子的手機響起來了。因為我沒開手機,當時心想說不定就是找我的。妻子已接電話,果然是找我的。一接才知道,縣委書記要去我們單位搞調研。這可是大事。我來新單位也已經十一個月了,縣委書記還是第一次來我們單位。這可馬虎不得。這倒不是為自己什麼,而是為這一年來跟著我辛勤工作的同志。
我趕緊起床,因為人家通知說九點鍾書記一行就到了。這會兒已經是八點半鐘了。起了床我告訴妻子,如果十一點鐘我還回不來,她們就先走,可不能誤了集中的時間,趕不上火車麻煩可就大了。
僅收拾快收拾,等我出門的時候已經是九點鐘了。好在我住的地方離單位很近,坐車也就一分鐘的時間吧。來到單位,我發現好多人都已經等在樓下了。看來大家對縣委書記的到來很是在意。不過我看到這架勢,心裡反倒覺得有些不舒服。其實大可不必這樣。書記是來我們單位搞調研的,我迎接是禮貌,所以我讓大家去幹自己的事情去。少有幾個人等就可以了。
大家都走了,沒幾分鍾書記一行就來了。在單位門口就下了車,我們握手問候,然後就開始往裡邊走。在院子裡,書記看大我們西邊牆上的宣傳欄很感興趣衝擊波治療。我告訴她,為了營造一種文化,為了宣傳我們系統的各項業務,我們設置了這些櫥窗。書記看的很仔細,還不時的詢問有關情況。最後走進我們的辦公大樓。一進大樓書記就說,一年多沒來,這裡的變化可真大。特別是對我們在樓道裡設置的文化板塊更是感興趣。
當時我就給書記介紹,說這些宣傳板塊全部用的是《論語》的文字,過去大家說,半部《論語》治天下,現在我們是要用三分之一的《論語》治理故鄉的教育。書記一聽很是讚同我的觀點,而且書記也在每塊板塊前都停留,看得很仔細,而且還說有許多話她也喜歡。
最後來到單位的小會議室,當時隨行的辦公室主任悄悄告訴我,說書記的時間很緊,計劃在我們單位只待四十分鐘。我一聽,一邊暗暗高興,覺得自己還是可以去送妻子到火車站的。另一面我也有點失落,既然來一次也不容易,停留的時間有點短了。不過我心裡也清楚,停留多長時間,也不是絕對的,那要看事態的發展了。
大家都坐好了,我開始匯報工作。開始單位還未準備了一個稿子,可是我看過之後,卻不想照本宣科。這倒不是稿子寫得不好,而是我覺得既然書記是來搞調研的,所以光說成績多少是有些不恰當的。於是最後我索性信口開河。只從到了新單位,我還從來沒有過信口開河。不過今天既然想信口開河了,所以我也就不再有什麼顧忌。
既然沒有了顧及,所以說起來反倒覺得輕鬆。當時的氣氛很好,我也有點激動,所以不小心一下子說過去一個半小時​​。我一看時間都過了十點半鐘,當時還真的有些不好意起來。不過看書記的表情,好像並不厭煩。不過我也不能再說了,再說我真的是不能再去送妻子去火車站了。
最後書記也作了點評。當然點評的話我就不在這裡做記錄了。十一點多一點書記他們就要離開,我送他們下樓,書記在上車的的時候對我說,幹得不錯,但是不能驕傲自滿。我當時只是笑笑,沒有作答。其實我知道書記也是一種調侃,其實我也知道這會兒我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其實到我這歲數,還有什麼可驕傲自滿的資本呢。再說了,人生的路走到這份田地,我還有什麼可驕傲的呢。目送著書記一行離開單位,我都沒有來得及上樓到自己的辦公室,坐上車直接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撥通了妻子的電話,讓她準備好,我們馬上就走。這時妻子說,小妹也等的不耐煩了,一分鐘給她一個電話。這會兒剛放下電話。
回到家我們幾乎沒有停留就開始去接小妹,也是順路,所以也不浪費時間。按說時間是夠用的。只是我們先出門要走一段傷心路,再說那段傷心路實在是說不准,有時候幾分鐘可以走完,有時候幾個小時也走不完。前不久我去省城開會回來,原說在縣上吃飯,結果堵在傷心路上,一下子就是四個小時,等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當時我差點出現低血糖反應。要不是妻子在我的口袋裡放著幾塊糖果,天曉得會出現什麼問題。
我們出了縣城,還好,那段傷心路沒堵車LED招牌。我們很快通過了。原先定好是在鄰縣吃完羊肉泡饃再趕路,可這會兒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了。因為我早晨沒有吃飯,所以這會兒只能喝點牛奶打發自己。到了臨縣就上了高速公路,可是到了市裡反倒速度慢下來。東拐西拐的,最後總算到了火車站,一看表,裡要求的時間已經不到三十分鐘了。
因為這幾天天氣不好,很冷。所以火車站的廣場上幾乎沒有人。原說是有個接站牌的,可到了我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當時心裡還納悶。怎麼會這樣呢。我在廣場上轉了一圈,發現在不遠的地方有位姑娘,看去穿的有些單薄,凍得瑟瑟縮縮的。我當時下意識地覺得,也許她就是導遊,要不然,穿的這麼單薄,站在寒風裡那不是犯傻嗎?
我走上前詢問,結果她還真的就是導遊商務中心。我問她怎麼沒有標識,她說天太冷,還沒有顧得拿出來呢。我說這怎麼可以呢。可能已經來了不少人了,只是找不到標識,不知道往哪裡集中才對。小姑娘最後拿出一個旅遊團隊的吉祥物掛在一根不銹鋼棍上,就幾分鐘,一下子就過來了十幾號人。
這時導遊說,火車是一點五十三分才到,所以大家還可以自由活動二十分鐘。有二十分鐘時間,我說趕緊在邊上的快餐店吃點東西,因為我知道火車上的飯菜那可是宰人的飯菜。到時候不吃都由不得自己。
在一家快餐店,我給妻子小妹他們要了吃的,原說是快餐,可誰想還是現做,結果十幾分鐘過去了,東西才出來。這時人家已經開始進站了,吃是不可能了,只能打包帶上列車了。收拾停當,我們趕緊到檢票口,進展倒還順利。他們進了站,我也就無事可做了。司機小王問我吃什麼?我說去吃羊肉墩子。
市裡有一家我們鄰縣的羊肉墩子,味道真的很美。記得夏天吃過一回。這會兒肚子餓了,想起來都有些直流口水。來到店面一般化的羊肉館,這裡的人不多,我們兩人要了兩個墩子,一個是羊肉,一個是羊雜。當時服務員都有些吃驚,覺得我們要的有些多了。兩大墩子肉怎麼能吃完呢。
可我們要了,也盡情的吃起來,還別說,最後在我的帶領下,兩墩子羊肉我還還真的打掃的所剩無幾。當然了,我的胃也開始有些感到撐的不行。不過這種感覺比起飢餓來還是要舒服許多。吃飽了,我們就有往回趕。在快要進城的時候,司機小王問我是回家,還是住在賓館裡?要是放在往日,說不定我就住在賓館裡了,因為一個人在家,沒有暖氣,再說了,那麼大的院子,一個人也多少有些感到空空蕩蕩的。可是這回我非住在家裡不行,要不然還真的讓妻子說我不能生活自理成了現實。
回到家,司機走了。家裡就留下我一人。這時我突然聽到手機有信息來,打開一看原來是妻子發來的,她說她們已經坐在火車上了,暖瓶的開水是早晨燒的,可以用。第二天就不能喝了,要喝就必須重新去燒。我當時還有些覺得妻子真有意思,還真的把我當成三歲小孩了。
因為家裡就剩下我一個,所以也就沒進臥室,這也是妻子安排好的。她說書房面積小,電暖氣的溫度會發揮得更好一些。在書房我先打開電腦,在網上把自己的那些遊戲做完,然後開始睡覺。一覺下去沒注意,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多鐘了。這時司機來了,問我晚上想吃點什麼?我告訴他不用管了,我隨便吃點什麼都行。因為中午吃了一肚子的羊肉,這會兒似乎還沒有完全消化呢。
一直到晚上九點鐘,我才覺得不吃點什麼也不行,因為晚上我還要注射胰島素呢。可吃什麼呢?這時我才在家裡到處找。最後在冰箱裡找到了饅頭和鹹菜。這東西不錯,這會兒我還就是想吃饅頭和鹹菜。用開水泡饃,就著鹹菜,總算是吃了晚飯。
突然妻子不在身邊,還就是覺得心中有點異樣。我坐在電腦前開始斗地主,一斗就是好幾個小時,一直鬥到凌晨兩點多鐘才上床睡覺。這些年我幾乎沒有一個人睡過,忽然一個人說在床上竟然失眠了。特別是到了後半夜,外邊起風了,把大門吹的砰砰直響,總覺得像是有人敲門。
躺在床上我開始抽煙,一根接著一根,一直抽到真的眼皮子開始打架,我才真的睡去。等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鐘了。要知道,自從我到了新單位,還從來沒有這麼晚起過床呢。一晚上沒睡好,起來似乎全身那裡都不舒服。不過想到妻子說我生活不能自理,我就有強打起精神來。
穿衣洗漱,然後考慮吃飯問題。做飯是不可能了。我又想到了羊肉,這時司機小王已經開始給我發信息,提醒我吃藥。於是我先吃藥,然後出門,最後去了羊肉泡饃館。不過昨天羊肉墩子吃得太多,所以早晨起來吃著羊肉泡饃似乎沒有了往日的口感。不過為了不讓妻子的話成為現實,我還是強迫著自己吃了一大碗。因為這一大碗就可以讓我堅持一天的時間。至少不為吃飯再去費心。
吃完飯就開始忙工作。今天縣上對我們單位進行考評,我是主角,從開始到結束都得我來唱。好在時間不長,最後是吃飯。看起來第二天我算是能度過了。吃飯的時候,妻子發來短信,說他們火車剛到站。我當時一聽覺得不對。按照時間,上午十點就該到站了,怎麼一直到了下午五點多鐘呢。
一問緣由,原來火車誤點五個的多小時,走走停停。說是電纜壞了。就在這時,妻子告訴我,電纜有壞了,列車又停下來了。也真是的,如今都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這時我也為妻子他們感到委屈。
我們和考評組的人一起吃飯,最後散伙的時候,妻子打來電話,說她們總算登上客輪了,現在已經起航。這個我知道,一定是還沒有到公海,要不然中國的手機怎麼還能發出短信來呢。吃完飯已經是晚上快八點了。我知道自己哪裡也不能去,只好回家。回到家一切顯得很冰冷。儘管我知道和往常沒什麼兩樣,只是妻子不在家而已。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給我的感覺似乎就像走進了冰川時代。
我開始給自己燒開水。可是擺弄了半天電磁爐,就是不知道放在哪裡是燒開水的地方。記得妻子每次燒開水也就五六分鐘,可我燒了半個小時也沒有燒開。記急的我是轉來轉去,最後只要用熱得快。以為這玩意兒簡單,一邊塞進暖瓶,一邊插上電源就可以了。不過這事千萬是不能讓妻子知道的,要不然他會笑話我。
燒開了水,我想喝茶,可找了半天,愣是沒找到我平日喜歡喝的普洱茶。沒有辦法,只能就近取材,喝鐵觀音了。泡好茶,我打開電腦。今天是忙了一整天,遊戲裡那些事情還沒有做,我這時​​才開始做。等做完了遊戲的功課,我想到該泡泡腳了,妻子在的時候,這些事情根本不用我操心,我只管看電視節目就行了。現在看來只能是自己動手了。
一切都做完了,我自己感覺是這樣,忽然想到該打開電褥子了,要不然一會兒躺在床上又是冰冷冷的。昨晚就是。我忍受了。今晚不行,不能忍受,要不然妻子回來詢問細節,我會被恥笑的。
腳泡了,茶葉喝了。我也覺得困了,上床吧,也許今晚能做個好夢。但願會是好夢。看看表,我知道妻子她們已經走在公海上了,發短信收不到的。不過我還是發了,也許會有意外呢……


Posted by: coolday at 03:40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39 words, total size 16 kb.

December 06, 2011

面臨死忙的一刻

今天已入冬了,冬天的小雨帶著寒冷,在窗外呼呼地咆哮著。我躺在暖暖的被窩裡,手心裡有一絲的溫暖,捧著一熱水瓶,獨自守著寂寞,心卻已安然。

你在遠方還好嗎,你我是否是守著一輪圓月?獨自過著冷清的日子,即使對你依然有眷顧,獨自品嚐寂寞,不知幸福會如此的冷清。我們都選擇了一個遙遠的家,彼此磨滅了心靈的距離,我能夠感到自己的懦弱。當我悲傷欲絕的時候,你用你手心溫暖了我。也許,生活對我們意味著不幸,當無論怎樣,你都要給我一個解釋,一個承諾。生命如一絲悠長的飄帶,在寒風中唱著悠揚的歌,帶著憂傷,帶著唯美的生命,在獨自傲然挺立著。又如一顆寒梅,只有彼此經歷了堅韌之後,才懂得彼此才是最美的唯一Shipping Agent

們的愛情在艱難跋涉,無論前面是懸崖峭壁,還是高山險阻,我都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也許我會選擇憂傷的死去,但是當面臨死亡的那一刻,我會想到你。你是我的最親愛的人,即使悲傷欲絕,也無法帶走我的思念與不捨得。心靜如蓮,可是我又何時像一朵蓮花那樣的自在的生長呢?我唯獨選擇沉默,任由心悸任意生長,都無法拔去我心中的傷痛。無論我怎樣的祈求,都無法喚回你的心靈,你的肉體血液和我連在一起,讓我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疼痛。我感到好憂傷,只是此刻我能夠和你在一起,我已很幸福。沒有語言,語言似乎都是疼痛的。只有任由血液在心裡流動,融化彼此的心靈,給對方一個依靠。就這樣,做彼此的唯一。讓靈魂與肉體容為一體,讓感知在內在盡情的融化,在此與彼做最後的掙扎。即使疼痛,即使心酸,也能夠感受我此刻的存在,感受天地的交融。

因為有你,所以感恩,不因為生命的實在與坦然,更因為一種真誠,也許,你選擇逃避,可是我又何嘗不在逃離。只是在自己的內心,你是我心靈的家園,即使沒有桃花源的寂靜,卻有幾分冷清。你我,相識在這個和平的年代,卻又是那樣的多愁善感。我有幾分感思,只是多了一層寂寞,我終是無奈。心酸,如淚水一樣滑過心眸,只希望擁有你的影子。即使在心底停留片刻,活過一回,在世間注定是最遙遠的距離,我卻不能割捨。一陣纏綿,卻在自己的心底滑過一道血痕,親愛的,是你嗎,我們是平素裡的兩個人,為何對我如此不能久望,卻離我那麼的遠,那麼遠,難道你沒有聽到我的呼喚嗎?還是你不曾記得那是兒時的期盼,只因兩顆心時時不肯回頭,只能站在斷頭橋上遙遙相望。即使心有靈犀,即使彼此割捨。心,卻隨著淚水滑過。也許,此與彼的距離,就這樣的遙遠,即使沒有夢的牽引,卻定格了彼此的心悸,可是,心靈深處的憂傷正在蔓延,延伸,有誰又能跨越這憂傷的痕跡,即使橫越山谷,有奈兩何?依然逃脫不了生於死的界限。在此刻與來生之間掙扎,徘徊,也許,這就是宿命吧!

你對我說,你有很多的心事,卻不願張口訴說。我理解你的心思,你我注定在此案與彼岸間徘徊,那是憂傷的夢。如果在此岸的不是我,是另外一個人,我還會如此的傷心痛楚嗎?嗒!嗒!兩摞清淚滑過,卻留有心的痕跡,我不願再記得你,今生即使沒有你的陪伴,我也要安然的,活著,即使堅強,即使面臨生死,我注定是與你遙遙相望的兩個人。如果彼此鍾情,為何緣分的盡頭卻留有憂傷的痕跡;如果彼此傾懷,又為何如此的無動於衷,默然若是?是我的不夠熱情,還是因為世俗的冷清,難道我們注定是遙遙相望的兩個人嗎?如果那樣的話,我寧願彼此傾情化為緣分,用生命做最後的賭注,即使是被你憐憫,被你憐惜,可是,此刻為何你的眼眸中遲遲沒有回望。俗稱塵緣情難了,終是兩手空空,看破紅塵,世間擾擾,終是遙遙相望情難卻,也許,這就是人世間的情吧睡眠測試

轉眼已近黃昏,依然陰雨綿綿。天似乎也那樣的絕情,終是難以割捨塵世間的情緣,這畢竟是一場相思雨!人,如同這相思的苦水,即使此情再纏綿,也無法割斷兩落淒涼的清淚,終是分別,人走茶涼,如果不是兩情相悅,此情不報,等待何時,這是塵世間贈與我們的最美的佛音,我願與之相守,相念,直到終生。生即如此,死有何懼,只是情誼綿綿,終是化為相思淚,遙望處,此情卻已成追憶,化為一地淒涼包裝設計……

Posted by: coolday at 08:05 AM | Comments (2)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8 words, total size 5 kb.

December 02, 2011

修煉的精通

若干年前,泰戈爾說,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將失去群星了腰背痛

更久更久的以前,一位叫倉央嘉措的達賴喇叭也曾藉著佛的口告誡自己冷氣工程,不要只盯著這個季節,而錯過了今冬。

或是一種緣分吧,我竟同時讀到了這兩句小詩。

初初發現它們如此相似時很是嚇了一跳,速速翻閱兩位作者的其它詩作,亦發現了很多的相似之處。

譬如文風,譬如格式,譬如意象,譬如感情。

或許是出於一種狹隘的民族心理,我甚至惡劣地想著,這會不會是那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大師"借鑒”了咱們的癡情和尚,畢竟,泰戈爾比倉央嘉措晚生了兩百多年,我有此種感覺著實正常商務中心

心驚之下,不免細細咀嚼一番,才發現,入口味道相似,細品之下,餘味卻迥然。

泰戈爾白髯飄飄,眉眼深凹,看透世事的淡然,讓他在感慨生命無常之餘,遠離塵世。他的一雙慧眼讓他洞悉一切,但同時他卻又無力更改,所以他淡淡地惆悵著淺淺地憂傷著。文字之於他是穿梭宇宙各處的時光隧道,他的身從不逃離這紫陌纖塵,但他的心卻是處於塵世之外的bb 奶粉

而倉央嘉措,這個"世間最美的情郎”,雖清醒地知曉,緣起即滅,緣生已空;雖明白地了然,一個人必須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但是,他沒有一刻放下,他執著地,不停歇地尋找那份內心的企盼。每次求而不得,他就如一個受傷的孩子,躲在佛的懷抱裡舔舐自己的傷口,用"勘破、放下、自在”來自我安慰。可傷好之後,他會再一次執著地尋覓於塵世單車頭盔

我所指的塵世,是愛情,是內心的那份執著。

倉央嘉措的執著,只是為恐,別那傾城。

其實,我更欣賞泰戈爾的曠緲,時間空間於他眼中從不是束縛,彷彿只是彈指一揮便能穿透滄海桑田。這,是一個智者,亦是一個強者。

可是,當看見他,當看見那個世間最偉大的情郎,

看他雖神情虔誠地閉目在經殿,卻於香霧中,驀然聽見心中人頌經的真言。 

看他執著地搖動所有的轉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到心中人的指尖。 

看他肅穆地磕長頭匍匐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心中人的溫暖。 

看他終其短短一生,轉山轉水轉佛塔,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夢中的1064激光去斑她相見、、、

讀他的詩,看他的心。

一字字,一句句,像一首哀切的歌。他從不吟唱,他就那麼看著你,你看到他的眼中千山萬水,那一刻,你會知道,什麼叫心動,什麼叫心疼。

泰戈爾與倉央嘉措,一個似海般博大浩淼,一個似古井般多情深邃又寂寥。

他們從不同處出發,卻到達相同的高度。

這個高度,你我,只能仰視。

一直奇怪,為什麼大家的文章都平淡若水,絲毫不見華麗。

後來才知道,上善若水。

大到恢宏之處,便成了浩瀚,便隱了踪跡。

深到無底之時,變成了平靜,便無了波形。

偉大,竟是呈現以同種姿態的。

Posted by: coolday at 11:04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32 words, total size 4 kb.

<< Page 1 of 1 >>
42kb generated in CPU 0.02, elapsed 0.0267 seconds.
40 queries taking 0.0102 seconds, 116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