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0, 2012

夢裏牽系著的

那井是我記憶裏最美的一道風景線。井沿是光滑閃著亮光的石頭,被鑿子鑿成的條紋已經不見了,許是被歲月磨蝕掉了吧。記憶裏每天都有村民來這裏取水,從箍了幾道軸厚重的木桶到叮噹響的鐵皮桶,再到今天普遍使用的塑膠桶,水井見證了歷史的變遷。水井是何年造在老院裏的,據老輩人講那是建莊時就有的了。我記事起,老井一直為全村人提供著人畜用水。一架簡易的拉杆拴著一根發亮的鐵鏈子,取水時,用鐵鏈上的鐵鉤拴好水桶,人則使勁往下拽拉杆,隨著拉杆上揚,水桶就從井口出現了物業按揭

水井邊很是熱鬧,婦孺老幼人人都會來這裏取水,拽不到拉杆的自有人在旁幫忙,所以用不著為汲水而發愁!桶兒晃悠,一路潑灑著歲月的朝朝暮暮,送走晚霞迎來晨露,歡語笑談裏,朽了的拉杆最後被遺棄,人們取水只好帶了長長的井繩,所以各人取了水就離去,井邊就少了熱鬧幾許。水漉漉的老井地面隨著村裏龍潭的修建和陸續出現的水井成為了歷史的記憶,彎彎曲曲一路的浮水印自井口開始奔了東西而去的景象成了單一的一條線。人們對老井的留念因了就近的方便慢慢淡出。而我筆下的老井竟是那麼古樸、恬靜、淡然,就如我的文字一般簡單。

記憶裏,水潭四周是用幾塊毛石堆砌而起的,所以水老是從潭邊四處流出,有的流進近旁的水田裏,有的則順勢流進了溝渠裏。最大的一股水流則是流到了洗衣服的水溝裏。潭水尤為清冽,汩汩上冒的水流掀起了一股細細的沙流,潭底的沙子、石子隨著出水口水流的強弱在長長的水草間飄來蕩去,魚兒、蝦兒在其間自得其樂。潭底時常會有一兩個小小的雞蛋,母親也往那裏頭扔過雞蛋,家裏母雞下了最小的蛋,人們都會說這是龍蛋,人是不能吃的,是要還給龍的,這種做法一直在村裏延續,但是,躺在潭底的蛋往往會不見了蹤影,許是在裏頭鳧水的淘氣的人所為吧。隨著水利工程建設的鋪展,水潭終於用齊齊整整的石頭砌了起來,它的旁邊還壘砌了兩處水池,村長預計著一處淘洗糧食、蔬菜,一處大的則用來供人們游泳,可惜這一美好的規劃始終沒得以實現。誰也不願意到那渾濁的水池裏去,所以兩處池子大多是閒置了。不過,持續三年的嚴重乾旱,這幾處水池、水潭發揮了不可小覷的作用,我們家鄉之所以成為煙草農業種植大區這跟優異的水源是分不開的了。在五月栽種的日子,馬車、牛車、拖拉機載著大鐵桶叮叮噹當在潭邊響了起來,重複疊加的浮水印延伸到田間地頭居屋貸款

無論是春夏還是秋冬,只要你願意,你都可以跳進潭裏盡情的游泳。不過,游泳、鳧水的多為小孩和姑娘小夥們,上了年紀的人則是過了湊熱鬧的份了吧。水潭,始終是透亮的,就是你鑽到水底撩起一潭的沙粒,水還是那麼清。白天,這裏是男人的泳場,而到了晚上,搶得先機的女人們則是早早就溜進了潭裏,黑黑的長髮在水裏漂浮,月光朦朧,一個個身影那麼健美、壯碩。洗衣溝裏,姑娘們俯身梳洗著一頭長髮,各種味兒的洗發水在空氣裏彌漫。晚上,自然也有男人們光顧,只要聽到口哨聲和腳步聲,女人則是慌了神,尖叫著、笑罵著,但這只能暫時嚇住了男人,在男人刺耳的口哨聲和壞壞的威脅聲裏,女人則是忙不迭的摟起衣服往近旁的莊稼地裏隱身穿衣。男人們得逞後得意地摔了衣服,一個猛子紮進了水底,白晃晃的水花濺得好高。夜色濃重,水潭邊的喧鬧聲漸漸遠去,田頭地裏的蛙聲和狗叫聲此起彼伏。從早霜開始,潭水四周就縈繞著輕紗似的薄霧,水是暖暖的。太陽還沒露臉,扁擔就悠悠響起,村婦們早早就來取水,洗衣溝裏也開始熱鬧起來,潭邊的水田裏,白鷺在晨光裏開始舞蹈。如詩如畫似夢,仙境也就這般吧九成半按揭

Posted by: coolday at 04:22 AM | Comments (1)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5 words, total size 5 kb.

1 15、快乐,是一朵芬芳的野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滋润着我的思想;快乐是一幅流光溢彩的画面,温暖着我的心扉;快乐是一双飞向智慧仓库的纯洁翅膀,领着我到智慧仓库里遨游。

Posted by: 人气最高现金棋牌 at November 20, 2013 08:14 PM (Q3QXn)

Hide Comments | Add Comment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6kb generated in CPU 0.02, elapsed 0.018 seconds.
41 queries taking 0.0086 seconds, 111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