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06, 2014

言語間,你已然不再是那少年


記憶裡,那年,那少年,那件深紅色的棉襖,那張有著清晰輪廓卻因羞澀而微微低下的臉,那長長的睫毛下靈動的雙眼。。。中港快遞
——題記
朦朧間便已聽見淅瀝的雨聲,睜開朦朧的睡眼,外面還是灰濛濛的一篇,不知從何時起,聽覺變得敏銳起來,只是那麼一點微妙的聲音便足以讓我清醒。

因這一場春雨讓我在這本應春暖花開的四月裡穿上了冬日裡厚厚的衣裝,或許北國的城市就是這樣,變幻莫測,讓人措手不及,我應該是計較這樣的天氣,因這我便不能俯身或側耳傾聽春日裡花開的聲音,更不能去奔赴那一場場絢爛的花事。

時光如繡,歲月結繭,回頭看看來時的路,是那樣清晰刻骨的存在,猶記,初見時,那少年因羞澀而緋紅的臉,那舞臺上繼而高歌嘹亮的男子,或許就是從那時起,你成了校園舞臺上一枝獨秀,也是從那時起,那張溫暖的臉,溫暖到讓我幾近落淚的臉,今時今日還是這樣清晰的浮現。

昨日,你說,我們都老了,沒了往日的激情,我並非沒有聽到,只是還是沒有作答,心中泛起淡淡的憂傷。

紅塵裡,看慣了多少似曾相識的故事的開始,卻終究看不到結局,那相濡以沫的海誓山盟在頃刻間也能煙消雲散,於我,人生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它不受任何人的牽制和擺佈,亦包括我,紅塵如夢,何去何從,恐怕連它自身也難以說清楚。

四月清寒,在此刻有點微不足道。

若干年前,你還是一個陽光少年,記憶裡,那年,那少年,那件深紅色的棉襖,那張有著清晰輪廓卻因羞澀而微微低下的臉,那長長的睫毛下靈動的雙眼 ,從陽春三月桃花初開到寒冬臘月大雪紛飛我們都相視著、笑著。樓宇按揭貸款

這些年,你一直是一個內心澄澈的男子,你給予我的始終是清寒日子裡的最溫暖,如茶般氤氳著歲月的馨香。

清風細雨裡,你一直守護著我單薄的驕傲,于你於我,我以為這樣清簡的日子便已足夠,忽然,你不再是那少年,我便來不及了。

昨日—我的生日,你早早的下廚做了可口的飯菜,準備了我喜歡的禮物—熊,還有那個心形的蛋糕,其實幸福一直都在,我偷偷的寫下了13年的心願,你沒有問,我也默契的沒有說,或許我想要的只是那個單純的少年,也或者該滿足於今時今日你依舊在我身邊。

如果,我是說如果,能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我會告訴你,我很幸福,這樣你會不會滿足?

昨日見你,眉宇間多了幾許滄桑,只是那一低頭的溫柔還是讓我錯亂,言語間,你已然不再是那少年。

曾看過這樣一首詩,為誰Yumei好用青杏煮酒?為誰舉杯邀月?為誰把酒東風?為誰梅子雨冷?

Posted by: coolday at 06:33 AM | Comments (3)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7 words, total size 4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15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63 seconds.
40 queries taking 0.0074 seconds, 10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