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7, 2015

看,我曾抵達過

  就在妳抱怨工作生活壓力大的時候,其實妳正在錯過。
  不用等到有錢的時候,不用等到有時間的時候,甚至不用等到忙過這壹陣子穩定下來的時候,只需要妳的意動和壹個明媚的下午。
  找壹個沒有風的午後,不用太長的時間,午餐後的休息時間就足夠了,騎上妳的電瓶車,載上妳貼心的同事,或者隨叫隨到的閨蜜,當然,最好是妳的另壹半,花十分鐘竄到城市邊緣的公園。如果妳住在京上廣,我只能說抱歉了。把小驢拴在路邊,牽著手奔進公園深處。
  市中心的公園人不亞於商場,所以要找壹個城市邊緣的公園,沒有小商小販,沒有錯落錦簇鍛煉身體的附近居民,甚至沒有壹盤棋局壹群人壹個下午的喧鬧。有的只是碧水青山,白雲媚日,方圓幾公裏,有的只是妳和她。
  不用在意泥土是否會沾染妳的新衣,不用在意枯草是否會雜入鞋襪,不用在意惠風是否會淩亂妳的秀發。席地而坐,雙臂枕與後腦,面對太陽,閉上雙眼,滿世界陷入壹抹絢麗的鮮紅。就這樣不去在乎時間的流逝,不去思索人生前路,不去計較工作得失,忘掉都市的喧囂,深呼吸,不去想下壹秒。
  翻過身來看看身邊的人兒,就是那麽的可人。壹手支撐著腦袋,壹手從她的臉頰拂過,細細體味那壹片細膩,將她的秀發理於耳後,品味這壹刻的溫存。最好,能有壹記輕吻吧。不用說我愛妳,我離不開妳,這壹輩子要和妳在壹起之類的鬼話,只需要簡單地凝望,發自內心地微笑。妳可曾想過在工作中,妳還有多少發自內心的微笑?妳可能記得在生活中,妳會有多少簡單地凝望?
  不是不再像從前那樣愛妳了,而是身邊的環境身後的壓力讓我們沒有興趣去談情說愛。愛,從未停止。
  年少時總是在暗下決心,長大以後壹定要怎樣怎樣,真正長大以後卻仍渾然不知。偶爾夜半酩酊大醉,像從淩亂的衣櫃中扒舊衣服壹樣驚然記得,當年我曾許下如此宏誌,壹時心頭五味泛然而起,不知所以。等到第二天太陽沒升起的時候,又拖著昏沈的頭顱,疲憊的身軀,狼狽地討生活去了。時間總是在資本的原始積累中蹉跎過去,留給我們的只是看似風光、貌似體面、像似排場。《舊約聖經》箴言書15章17節:"吃素菜彼此相愛,強如吃肥牛彼此相恨。”可惜我們總是說沒有時間去看聖經。那裏面都是和孔子壹個級別的大師留下的話語,神未必曾如此言,但與我們亦如同神諭。
  終於有壹天,妳讀到別人的西藏遊記的時候,默然感慨,突然想起自己曾有壹個不可替代的夢想就是去墨脫;終於有壹天,當妳從新聞上看到五月天緣分已盡就此解散的時候,黯然神傷,突然想起自己曾有壹個念念不忘的夢想就是帶著心愛的女孩子看壹次場五月天的演唱會;終於有壹天,當妳奄奄壹息生命將不久於人世的時候,驚然想起未曾給後人留下屬於自己的文字。像那風中少年壹樣執筆為劍,在浩蕩的天地之間,刻下自己來過的痕跡。真的有壹天,我們到達那裏,可以指著那些痕跡說:"看,我曾抵達過。”
  只需要妳的壹個意動和壹個明媚的午後。

Posted by: coolday at 03:43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4 kb.




What colour is a green orange?




17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55 seconds.
41 queries taking 0.0067 seconds, 111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